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報道 > 媒體聚焦 >
【福建日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不容忽視糧食安全保障功能
發布時間:2019-03-18 09:38:42 作者:周小亮 點擊: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中的一個具有基礎性的重大戰略。為此,各地政府高度重視如何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研究如何有利于城鄉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以便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

  縱觀各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政策文件,另據我們實地觀察,發現一些地方實施鄉村振興的工作思路還停留于城鎮化或新鄉村建設上,工作重心體現在鄉村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鄉村環境整治、工貿旅游開發等方面,忽視了農業優先發展的大原則,有的甚至擠壓了耕地紅線;在這些地方,即便是農業發展方面,也由于農業生產成本上升,種糧效益低,而熱衷于發展特色農業、高效農業、養殖業、農產品加工及服務業等,促發了基礎農業的退化與過度“非糧化”現象。

  “倉廩實,天下安。”馬克思說,衣食住行是人們最基本的物質生活需要,人類要生存發展必須首先進行物質資料生產。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對唯物史觀作了經典表述,即物質生產活動及生產方式是人類社會賴以存在和發展的基礎,是人類其他一切活動的首要前提。而糧食作為最基本的生活資料,其供求關系直接關系人類生命安全,維系著國計民生。中國作為人口大國,必須始終把握維護國家糧食安全的主動權。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指出: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把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中央農村工作會議都明確傳達出信號,就是要毫不動搖地抓好糧食生產,穩定糧食播種面積,調整優化生產結構,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因此,必須正確理解和把握鄉村振興戰略的科學內涵與大原則要求,毫不動搖地堅持農業優先原則,以利于夯實鄉村振興的邏輯基礎。

  當前我國糧食品種供求矛盾日趨突出。2008年到2017年的近十年內,我國總糧食自給率分別為92.19%、90.16%、87.75%、88.81%、86.39%、85.64%、83.46%、79.92%、81.39%、82.30%,總體呈下降趨勢。個別糧食品種對外依賴度過高,如大豆對外依賴程度超過80%。從產量看,2016年以來,我國糧食總產量已連續3年下降。從農作物的播種面積結構來看,雖然總播種從1978年至2017年增幅為110.81%,但糧食的播種面積從1.21億公頃下降至1.17億公頃,降幅為2.15%。糧食品種供求矛盾日趨突出的嚴峻現實,兼之不斷增大的國際貿易摩擦與貿易保護主義的外部壓力,將給國際糧食貿易蒙上陰影,由此決定:大力發展基礎農業,增強鄉村糧食安全保障功能,始終把握維護國家糧食安全的主動權,這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邏輯基礎與壓艙石。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牢固樹立農業優先發展的大原則,增強鄉村糧食安全保障功能,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力。

  做好田園整治,夯實耕地紅線基礎。運用國土大數據與國情地理調查影像庫,在摸清耕地家底基礎上,設立田園專項整治基金,引導、激勵地方政府完善耕地占補平衡與田園整治,并將此列入地方政府鄉村振興政績考核。引入社會資本,助推田園整治與國土規劃空間規劃,并通過承包地“三權”分置改革,發展多種形式糧食適度規模經營。將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場無形之手有機統一起來,穩定鄉村振興的耕地資源紅線基礎,尤其要保護主糧耕地資源紅線基礎。

  加強農業人才隊伍建設,加快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目前,不僅農業從業人數大幅減少,而且農業從業人員仍以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及部分七十年代出生的中老年人為主。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青年基本上沒有務農實踐與經驗。為此,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應通過開辦新型農業學校或農民講習所,有計劃地將農村青年組織起來,普及種糧基礎知識;鼓勵農業高等學校和農業開發公司共同開展農業職業教育,聯合培養具備現代農業經營能力的高端農業人才;做好“傳老、擴中、培少”三項工作,建設好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設立“一村一名”大學生、農業科技特派員等制度,提高農業經營主體的科技文化素質,通過“藏糧于技”,提高單產的內涵式發展,提升鄉村糧食安全保障功能。

  以推進農業規模化、集約化和現代化為首要目標,提高農業補貼幅度,變革農業補貼對象與方式,提升糧食經營主體的比較收益。目前糧食生產補貼基本上是依據農戶承包地的數量,由地方政府將數百元農業補貼金額直接補貼到農戶(據調研,目前農戶承包地一般只有數畝地),而不論農戶是否從事糧食生產。這種普惠式的直接補貼制度不能激發農戶糧食生產的積極性,還有可能挫傷種糧大戶的生產積極性,并降低其比較收益。因此,未來農業補貼制度必須要以能實現農業規模化、集約化和現代化為導向,并有助于確立基礎農業、糧食生產與經濟指標脫鉤的戰略思維,以確保耕地糧食作物種植面積,并擴大種糧大戶農業補貼幅度,穩定、提升種糧比較收益。同時,應逐步取消沒有從事種糧或農業生產的農戶的農業補貼,由此引導土地合理流轉,引導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者投入糧食農業生產。此外,為了發揮比較優勢,可通過均衡性轉移支付,健全糧食主產區的利益補償機制,逐步提高產糧大縣人均財力保障水平,提高相關區域糧食生產積極性。借鑒發達國家和地區農業補貼政策經驗,增設研發和推廣農業自動化與現代化技術設備的補貼;增加和設立旱災、洪澇災害等不可抗拒力對農業造成損失的保險補貼;設立因休耕、退耕還林等環境保護措施給農民帶來的短期損失補貼。

  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智慧農業建設,夯實鄉村糧食安全保障功能的保障體系。在堅持穩定和優化糧食生產的前提下,以市場需求為導向,通過體制改革和機制創新,優化糧食產品結構,做精品質結構,由過去滿足量的需求向注重滿足質的需求轉變,提高農業的集約化、專業化、組織化、社會化水平,夯實糧食安全保障體系的產業基礎。牢記土、肥、水、種、密、保、管、工“農業八字憲法”,興起土、肥、水、種整治工程,增強糧食生產的抗拒自然風險能力。運用大數據推進智慧農業建設,促進現代農業發展。通過對糧食相關大數據和氣象大數據的挖掘分析,可以指導農村糧食生產。通過對全國糧食市場的價格數據和銷量等大數據及糧食加工企業數據的挖掘分析,可以指導種糧大戶與企業精準銷售和流通,增強糧食生產經營者的市場風險防控能力。 

  〔作者為福州大學民建經濟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本文系福建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重大課題階段性成果(FJ2019ZTZ003)〕

\


掃一掃關注
「中國民主建國會」

掃一掃關注
「福建民建」

民建閩訊在線瀏覽

「‘益’動中國――微公益」

英超比分